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虐仙记 第546章对话长生

发布时间:2020-01-16 15:04:22

虐仙记 第546章对话长生

薛冲已经不知所踪,血修子像是发了疯一般向四处寻找,眼中红丝一片。可是薛冲就像是突然之间消失了一般。

血修子疯狂的寻找停止了下来,因为他收到了薛冲的符信:“师叔,我劝你还是不要枉费心机,龙师祖既然肯告诉我这样核心的秘密,你以为我没有丝毫准备,以我低劣的修为,敢和你争祖宗神兽丹吗?”

“你有什么准备?”血修子心中暗暗高兴,只要这小子还没有被吓跑,那就是最好。按照自己得到的线索,黄金草,除了这一片地域,恐怕再也难以找到,要想像林慕白那样纵横四海,只有再取得黄金草。

“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啦。我现在想和你做一笔交易,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什么交易?”血修子悄悄的感知薛冲所在的位置,全神贯注,但是使得他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发现哪怕是对手的一点点气息。

有道器,而且薛冲的身上还有绝品道器。

血修子的心中充满了激动。或者,自己今日不仅可以得到黄金草,成就自己伟大的开端,还可以得到绝品道器,纵横诸天。

道器已经是难得之物,对于长生境界的高手而言,虽然已经不如在通玄境界得到道器那样使人快慰,可是绝品道器,依然是天下间至为难得之物。

长生境界的高手拥有绝品道器之后,杀伤力可以增强十倍甚至是百倍。宝物这种东西,历来使人神魂颠倒,就是因为修行之中要提升自己的修为十分困难,可是面临的危险却是层出不穷,保命防身就显得尤为重要。

绝品道器的隐藏能力。十分强悍,显然这就是薛冲的底牌。

为了祖宗神兽丹,这小子连压箱底的功夫都使了出来。这显然是你一种不错的选择。可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暴露了自己的底细。

我以前就一直奇怪。薛冲这小子为什么有那么多隐藏的手段,想不到,除了乾坤一口炉之外,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难怪他小小年纪就可以做到神兽宫的掌门弟子。

“很简单,你想祖宗神兽丹分出一半给我,我给你黄金草,我们双方见者有份儿。两不吃亏。”

血修子的脸上抽搐起来,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薛冲,你的胃口倒是不小,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天下还有黄金草,但是却只有一枚祖宗神兽丹,我今日就算杀不了你,但是却可以去找其余的黄金草。”

他这倒不是虚言,说话之间已经消失不见。

薛冲叹息着追了出去,感受到一种真正的喜悦。老龙的确是厉害,连这么坚固的结界都可以轻易的破解。最使薛冲感受到喜悦的,其实还是自己现在还安然无恙。

自己现在没有问题,那至少可以说明一点。血修子还不具备找到自己的能力。薛冲心中雪亮,在现在的情况下,一旦有一丝机会,血修子都会杀了自己,夺取自己身上的黄金草,这显然说明了一件事,只要自己一直躲藏在照妖眼之中,就可以躲避开血修子的追击。

疯狂。

四处的山脉被击穿,雪原之中露出了无数的洞穴。正是极少数的修真者落足之地。不过这一次他们显然遭殃了,死于无知。

没有。

一处。两处,三处、、、、、、百处、、、、、、

血修子的神色越来越青。而且他的神色也越来越充满失望,黄金草所在之地万分隐秘,就算是找对了地方,也还需要运气,一旦黄金草还没有成熟,那么也无法投入使用。…

黄金草药性猛烈,一旦服用的时间不当,就算没有被祖宗神兽丹的药力所杀,也会死在黄金草的毒性之下。

只有成熟时期的黄金草,才能真正的中和毒性。其余时期的黄金草,会变成一种剧毒,使人无法化解。

薛冲很满意的看着血修子用元力发泄自己的愤怒。

喘息。

血修子开始剧烈的喘息,眼中出现了密布的血丝,吼叫:“难道,除了《神兽秘志》的记载之外,再没有地方可以找到黄金草啦?”

神兽宫作为洪元大陆仙道门派之中的翘楚,《悬浮秘志》中记载的内容,都是极端隐秘之事,就算是薛冲也不可能看到这样的秘密。

这是长生高手独有的秘密,只有晋升为长生高手,再为门派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看到这本书上的内容。

“《神兽秘志》,这是什么东西?”薛冲的心中震动。说实在话,他曾经是神兽宫的掌门弟子,本来应该知道很多门派之事,可是毕竟自己在位的时间很短,还不能知道太多的秘密。

薛冲心中雪亮,本来以自己对血修子的救命恩惠,他是可以选择和自己合作,他做他的代理掌教,自己做自己的掌门弟子,可是薛冲干净利落的完成了血修子给出的两件任务,使得他看到了薛冲身上的巨大潜力,终于还是要杀他。

好在薛冲早有防备,不仅不接受第三件任务,还成功的逃脱。

薛冲心中十分清楚,自己和血修子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转寰的可能。

照妖眼的存在,使得薛冲有了和长生极深境界高手对话的能力,否则,他知道,自己就是一粒微尘。

回去。

薛冲十分惊讶的看到,血修子居然选择回到最初的地方。

笑。薛冲心中暗笑,看来他已经知道这样胡乱找黄金草没有任何的机会,因此选择和自己合作了?

只要他愿意和自己合作,那么自己的机会就到了。

走。

薛冲疯狂的冲了回去,驾驭照妖眼。他知道自己就算是有照妖眼的情况下也不如对方的速度快,所以必须拼命。

好在血修子一路上奔行得并不快,似乎是在寻找最初和薛冲找到黄金草的方位。

这为薛冲赢得了不少时间。

终于抢先一步到达。

薛冲当然知道,血修子先前布置在山洞之中的结界依然还在。自己一定要装出依然还在结界之中无法逃走的样子。

也许,这是自己得到祖宗神兽丹的唯一机会。

若是对手知道真相。那么可以想象,他就算是毁了神兽丹,恐怕也不会和自己交易。

“薛冲。你还在吗?”

血修子气急败坏,已经顾不得一代高手的风范。一进入山洞之中就吼叫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结界厉害无比,既已发现薛冲的气息,那么薛冲只要有一丝气息,都会被困住,想必这小子现在正在结界之中拼命的挣扎,不能离开一步了吧?

长生高手的结界厉害无比,即使是绝品道器被包裹在其中。也是无法突围的命运,只有等待结界的法力自然消失,才能离开。

血修子虽然相信薛冲实在是厉害,有诸多手段,可是自己的结界坚实无比,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他相信薛冲是跑不了的。

薛冲心中也清楚,若非是老龙的指点,自己想要凭借一己之力突围出去,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薛冲。你死啦吗?”血修子狂吼。

薛冲心中冷笑,我且急你一急。他当然可以理解血修子的心情。只需要一株黄金草他就可以成为仙道门派之中一个传奇,可是偏偏却得不到。在他即将得到黄金草之前一个刹那。被自己抢先夺取,这种滋味儿,十分的难受。

更何况,他现在消耗了大量本命元力还是一无所获,也许普天之下,只有薛冲的身上有黄金草,薛冲可以说是待价而沽,又怎么能使他不生气?

轰隆!

血修子一掌击出,冰屑纷飞:“薛冲。出来吧,我答应你。我们一人一半,只要你给我一株黄金草。你觉得如何?”

薛冲全力运转照妖眼,身上的心灵力辐射出去,仔细的探查血修子,想看清楚他身上还有没有隐藏的手段。

一个通玄第七八重的高手,已经可以有不少隐藏的手段,全身保命或者是突然袭击,就更不用说血修子这样的高人。

没有人回应。

血修子喃喃自语:“难道薛冲这杂种已经触发了结界之中的禁制,死啦?”

但是他随即摇头:“不是不是。我的结界没有丝毫的松动,就算是龙祖师这样的人来了,也只能毁了我的结界才能出去,薛冲不可能有这样的功力。”

“薛冲,你骗不了的,你给我出来!”

他停止了暴躁的举动。

他当然十分清楚,拥有绝品道器的人,自己困住他虽然十分不易,但是想要擒住他或者是杀死他,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我出来。”薛冲已经看出了他的去意。

“你果然在这里?”血修子全身都在戒备中,可是他依然对薛冲的所在毫无所知。

在他这个巨大的结界之中,要用绝品道器隐藏一个人的存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我在。”

“那你答应我的提议吗?”

“你再说一遍?”薛冲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给你一半的祖宗神兽丹,然后你给我一株黄金草,怎么样?”

薛冲的声音之中充满得意:“多谢师叔,不过一人一半,我们的修为都提升不了多少,难以达到我师傅林慕白那样的资质,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若是输的,就什么也得不到,若是赢的,就得黄金草和祖宗神兽丹,你以为如何?”

血修子喉咙都有点哽咽啦:“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分别把祖宗神兽丹和黄金草拿出来,然后打赌,获胜的一方就得到两大宝物,输的一方则什么也没有?”

薛冲道:“正是此意。”

血修子心潮澎湃,不过他强行压制住狂妄跳动的心脏,说道:“这个主意是好,就是输的一方有点遗憾。”

“愿赌服输。这有什么好说的。”薛冲故意做出慷慨的样子。

“好。薛冲,我佩服你是条汉子,那你说说看我们该怎样赌才能公平?”

薛冲就沉吟了一下:“这个,还是师叔出个主意吧。我觉得师叔的主意一定是好的。”

薛冲心中有一点小小的紧张,这是以退为进的手法,若是显得自己过于热切。难免令对手生疑,不可不小心。

薛冲想到了当初自己得到铁荷花时候的情景。若非如此。自己焉能在这样快的时间里晋升到通玄的境界。

祖宗神兽丹的威力巨大,号称洪元大陆第一神丹,可以得到的好处不言而喻。…

薛冲知道,今日自己做这样的事情,和与虎谋皮没有多大的差别,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陷阱。

血修子知道,薛冲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想要赢得一切;同样的道理。血修子将计就计,想要暗算对手。

这是一个有趣的游戏。

处在这个游戏之中的人,看到的都是火辣辣的果实。

血修子就沉吟道:“不如我们把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我们开始打赌,谁赢就是谁的,你看怎么样?”

薛冲的声音立即紧张起来:“可是师叔,我的武功和你相差太远,一旦我拿出来黄金草,你不讲规矩。直接夺取了就走,我不是白白便宜你了吗?”

该死!血修子心中吼了起来。他心中刚才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以强凌弱。想不到竟然被薛冲瞧了出来。

此时薛冲的心中想的却是:一半的陷阱,血修子这样的人,岂会上当,只有稍微复杂一点点,也许可以达到目的。

血修子露出恼怒的神色:“薛冲,你别以为你身上有绝品道器我就奈何不了你,大不了到时候我杀了你,再慢慢的出去寻找黄金草,瀚海雪原这么大。我就不信除了这里就没有黄金草啦。”

他谈判不顺,又想动武。

“是是是。万事都好商量不是吗?师叔,我相信你有破坏结界的能力。到时候说不定我身上的道器禁受不住这种压迫,死在你的手下也说不定。可是师叔,你想过没有,你那样做,不过就是泄愤而已,说不定我的道器品质过硬,你还杀不了我。不如我们还是继续谈谈先前的赌博,您说怎么样?”

血修子不耐烦的说道:“好,那这一次,你可要听我的?”

“只要师叔说得在理,我听你的。”薛冲当然不会上他的当。

血修子哼了一声:“我看我们还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互相把东西都放在那里,然后我们谁都不能接近,再赌博,胜者全要,败者离开,你看怎么样?”

说来说去,这家伙还是要坚持先前的提议,这不是明摆着要抢我的东西吗?不过薛冲微微一笑:“那我如何确保东西放在那里是安全的呢?”

血修子就哈哈一笑:“这还不简单,我们都把身上的宝贝放在山洞最里面,然后我们在这里赌博,如此远的距离,你该不会怀疑我能抢得到吧?”

薛冲看向山洞深处,果然有十余里的距离,沉吟道:“可是师叔的武功百倍于我,甚至还不止,我还是不放心,万一师叔输啦,出手抢夺,我还是只有眼睁睁看着的份儿,因为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薛冲说得楚楚可怜。

“那你想怎样?血修子全神贯注。

薛冲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一旦锁定了自己的位置,他就会发出雷霆一击。

“小子斗胆,想请师叔让出八里之地。万一到时候师叔输啦,我距离祖宗神兽丹和黄金草近上这么多的路程,就是你不想给我,我也可以先以步拿到手,你看这个提议怎么样?”

笑。

血修子勃然大怒,就要发作,忽然之间脸色缓和了下来,这小子鬼迷心窍,和我打赌,这不是找死是什么,我何不趁他出现的时候立即对他出手,杀了他,到时候他身上的黄金草都是我的。这就是贪得无厌的报应。

祖宗神兽丹这样的东西,岂是你这样的宵小可以染指的?…

“好是好,就是对我未免不公平。不过我谅你也不敢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好,我就让你八里的距离。”

哼,他在心中冷笑起来。看来薛冲这小子是鬼迷心窍。自以为身上有绝品道器就可以比我先一步拿到宝贝,错啦,错啦。薛冲,我要告诉你。你的小命完了。要知道,即使我再落后你一百里,你也照样是死的命运。因为祖宗神兽丹放在那里,若是你不动手去取,那也不能到你的腰包里。

可是一旦你一现身,就是你的死期。

至于赌博的输赢,血修子自然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多谢师叔,那我们现在就把宝物放到那里去吧。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先请。”血修子倒是防备着薛冲。

薛冲坚定的摇头:“师叔,这就是您的不对啦。您的武功百倍千倍于我,难道担心我输了敢不遵守承诺,那你就算是毁灭了结界,杀了我,最多也不过是要不到黄金草而已,我还是得不到丝毫便宜,你先吧!”

血修子沉吟了一下:“好,你明白这一点就好。若是你敢耍任何的花样。我就算是得不到黄金草,我还是要杀了你!”

薛冲点头:“师叔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出一点。若真的是小侄侥幸赢啦。师叔却不得毁灭结界杀了我,让我什么也得不到?”

“那是当然。我愿意和你立下契约。”

“太好啦!师叔,谢谢你!”薛冲知道,如此几道关卡一过,血修子是彻底的相信了自己。因为看起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就算是输啦,一切也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至少可以杀了薛冲泄愤。

说不定薛冲临死之前来不及毁灭黄金草,自己还可以成就传奇。当然。他心中也清楚,薛冲给他留下这样子机会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啦。

不过赌博这样的事情。未必自己就一定输。

十余里的路程,对于血修子来说。不过是一刹那而已。十里八里,又有什么差别?

薛冲申请有点紧张的放下了祖宗神兽丹,放在一块巨大银白岩石的中间。

放下,拿起。

薛冲的心紧了起来,他难道忽然改变了主意?

薛冲知道,这可是自己得到祖宗神兽丹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师叔这是为什么?”薛冲开始问。

“没什么。”血修子将手上的祖宗神兽丹再次的放了下去,正在这块巨石的中央。哼,他心中想的却是,我倒是担心薛冲在这里弄了什么花样,现在一查,应该没有问题。

薛冲说道:“请师叔退到十里开外,我要将黄金草放上去啦,还请师叔遵守约定。”

“好。”血修子忽然感觉自己的心里紧张得很。一旦黄金草一放上去,自己是不是能够控制得住不冲出去抢夺,他自己心里都不知道。

薛冲显现出来身形,手中握着一株黄金草,闪闪的发着金光。

血修子的喉咙一动,狠狠吞下一口唾沫,说道:“你怎么还不放上去?”

薛冲的眼睛血红,看着眼前的祖宗神兽丹,似乎将周围的一切都忘记了。

他的眼睛血红血红,露出贪婪、艳羡和无法解释的渴望之意。

“薛冲,你想干什么?”血修子站了起来,跃跃欲试的就要动手。

“别动!”薛冲吼了起来,“你再动一动,我就将黄金草毁啦!师叔,差点忘了告诉你,我这黄金草上有一枚千步神符雷,一旦不遵守约定,我神念一动就毁了它,我们还是好好的赌博吧,请你不要起别的心思!”

血修子脸上堆笑,心中轻蔑无比的说道:区区千步神符雷,在我这样的人的眼里,就是一把纸糊的刀,我不要它爆炸,它就休想爆炸。

他的神魂之力强悍的冲出,果然在黄金草的身上感受到了千步神符雷的存在。

拆除。

对于这一点事情,别说是他这样的高手,就是长生第一重万寿境的高手也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还好,薛冲茫然无所觉。

既然如此,我倒是不能忙着强取这黄金草啦,赌上一赌,有何不可?

薛冲的身形很慢,很慢,他距离血修子一直保持着百丈的距离。因为薛冲确信,在百丈的距离之内,即使是再强的高手向自己袭击,也可以全身而退。

不管能够得到祖宗神兽丹,反正要先保全自己的性命。(未完待续)

张家港市凤凰镇医院
北京大学医院怎么样
沧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山东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新疆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