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流年等待小品劇本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0:19

  (刁哥爬下围墙,四下望望,便往宿舍走)

  刁哥:唉又没“巡警”,这保安、门卫准又喝肉酒去了唉,没劲,这围墙也是,是钻地的土行孙,还是买烧饼的武大郎啊都快两年了,还没增高够一米,真是白费了我“飞天雕”的一身好功夫,没劲啊

  (刁哥边走边摸出一根烟,又寻打火机)

  刁哥:哎,上哪儿去了连这打火机都不愿回这“巴士地狱”啊(忽碰上一人,正玩打火机)兄弟,也刚回啊借个火

  菜丹:给这么晚啊

  刁哥:对啊晚了,人少,没劲,不好玩,就回了——你,新来的有点面生啊也整一支吧

  菜丹:新来的,昨天才报到不整了,这两天喉咙不爽——打火机是两用的,也作小电筒

  刁哥:我说呢,怎么认不得,从哪儿转来的原来的学校怎么就呆不住了不过,其实哪里都一样,都没劲

  菜丹:有点远,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刁哥:也是,人在江湖,得留留底——哎,你转到哪一班啊

  菜丹:高二6班,这班,怎样

  刁哥:唉,最没劲了又是高二6班

  菜丹:呵,怎么没劲呢

  刁哥:我就是这个班的,特没劲,知道不不过,欢迎你我叫“陈真雕”,同学都叫我“冲天雕”、“泰国椒”,也有的叫“刁哥”,叼,随便

  菜丹:你的名号,有意思,“陈真刁”,怎么来的

  刁哥:名字,我老豆取的他极崇拜“霍元甲”、“陈真”,又总先“叼”一声才讲话;我上幼儿园要名字了,他讲:“叼陈真,叼就喊‘陈真雕’得咯”外号是同学给的,“冲天雕”能爬墙,四五米的根本困不住;“泰国椒”辣,惹不得,能打

  菜丹:哎哟,十八般武艺都不赖啊可,高二6班,真的很没劲么

  刁哥:没劲,没劲就像那历史老师说的那什么了,整个“巴士地狱”一样,闷得很

  菜丹:是“巴士底狱”吧16世纪,法国巴黎的“巴士底狱”,王朝专政的象征

  刁哥:对,对,对,那历史老师也是这么说的我还以为是公共汽车到了那儿都翻车,进了地狱了呢——哎,你挺尖子生的嘛,以后测试的时候,照应一下啊

  菜丹:好说别的,可就得刁哥帮忙罩着了

  刁哥:那当然,兄弟嘛我讲你听,那古董级的班主任就最恨这个了,出了问题,就叫人检举揭发,哈,屁都没人放一个他姓周,同学们都叫他“周扒皮六世”,连起床都去一一叫起(男生);他起得极早,真正“半夜鸡叫”,拿你的命咯

  菜丹:这样啊

  刁哥:不过,过去了,“周扒皮六世”调走了,调到什么初中去了吧早该调了,他走那日,我和几个兄弟还点了一挂鞭炮,劲料听说,这几天,要弄个新班头来过渡,是个新手,实习生,菜鸟,有什么料怕要比“周扒皮六世”还惨呢花菲菲也说了,他一来,就给他看一场好戏

  菜丹:呵,花菲菲

  刁哥:你可别惹她,不然,我都照不住你,在这一班就没法呆了同学都叫她“小飞娘”,就是会飞的 、姑娘,又叫“带刺刀的牡丹花”,比玫瑰还刺人啊

  菜丹:很厉害

  2

  刁哥:那还用说——听,“三天三夜、三天三夜”,讲飞娘,飞娘就降落地了“才回啊”

  菲菲:Hi,老刁,今晚嗨吧斩了多少给,雪花、啤酒

  刁哥:哎,我讲,小飞娘,你细声点不行啊三更半夜,还整那MP9,还《三天三夜》张惠妹那个样,你也看得上

  菲菲:叼,你懂个屁要有钱整容,我还真想整成她那个样呢,实力派

  刁哥:哎,还有吗,雪花再来一罐——来了个兄弟,新到的

  菲菲:啊是吗,我没注意,哈哈,给,也来一罐,“雪花啤酒,勇闯天涯”

  菜丹:谢谢,客气了

  菲菲:哎,新来的,我叫“花菲菲”,有事找我学校晚会我唱歌,可以献花,不过要排队,只能献一枝,别碍着我跳舞记住我的艺名,“花飞满楼”

  刁哥:唔,劲料她可是滑厦高中十大校园女歌手,第一位啊

  菲菲:叼拜托,别把我跟那群俗物粘在一起下次,可不饶你

  菜丹:听说,你要给新班头,看一出好戏

  菲菲:那菜鸟实习生是吧叼,我一听他的名字就不顺——哎,陈真雕,是你的“本家”呢,“陈菜丹”——嘿嘿,欢迎光临,这就给您、呈菜单(陈菜丹)啊——你说,俗不俗啊

  菜丹:(笑了笑)俗俗得很

  菲菲:我都计划好了,他一来啊,指定得上班会不是,他要“呈采单”不是,我就给他呈请假单,我们女生“集体请假”回宿舍,给他一个下马坑

  菜丹:这么假

  菲菲:就是假,他要是敢去宿舍一探究竟,嘿嘿,这好戏就算开了头了,到时候,你们就等着看热闹了

  菜丹:呵,怎么样

  菲菲:哎,你是007啊,是呈采单派你来的,问那么多干嘛,超况且剧透,就没意思了

  刁哥:叼,总是这样,给和尚整把梳子——挠痒痒,不痛快换了我,惹我不高兴,我就跟他干一仗我下“战书”,找一地方,跟他单挑,打球、跑步、打架,什么都行,随便他;我陈真雕,叼,怕什么“哎,这就给您呈上菜单”,叼,多没劲

  菲菲:唉蛮牛,蛮牛,有力无脑,跟你说不到一块——火星看不上地球,外星人不爱逛这低俗的地,唉——哎,新来的,你怕还有点料,讲讲,你怎么欢迎这个新来的菜鸟——“呈采单”

  菜丹:我我新来的,外星人不熟这个地,我敢指手画脚什么啊要真耐不住,就像星爷那样,给他整点“屎尿屁”吧;一节课去几次,还演得下来,不会有什么破绽我还会一“口技”,学得跟真屁一样,能整出好多形状不同、大小不一的屁来——这样,他还能上好课啊也没有“不准放屁”的规定嘛有屁就得放,屁来了就得放,憋不得,一憋再憋,人就憋成个氢气球了,那可是要出人命的——有屁堪放直须放

  菲菲:嘿,看不出,你这新来的,还有两下子嘛属演艺派的

  菜丹:再不行,再给他整点咳嗽——他一要讲话,就咳,使劲地咳,咳得比他还大声,他还能讲啊他要从讲台下来,你还咳,纸巾捂嘴上,往死里咳;他到你面前了,就给他“呈纸巾”——原先涂有番茄酱的怕他还得小心问你,“用不用,上校医那里看看”还用上什么班会啊

  刁哥:叼,你真是“太有财”了,有钱啊跟小飞娘属一伙的,是演艺圈的“腕儿”——全整假的,还假得要人命啊

  菲菲:超蛮大牛,蛮牛大,是“太有才”,什么有钱有财的你啊,不差钱,就差脑,多吃几坨猪脑补补吧

  刁哥:哎哟,才就才嘛,反正就那意思

  菜丹:要是——我们都整完了,还整不倒他呢

  菲菲:嗨,整不倒,就愿赌服输,投降,听他的啦——哎,还没开整呢,你就灭自己威风了,涨他“菜单”的价钱啊

  刁哥:叼,是啊,那“周扒皮六世”不是磨皮,也没呆得够一年啊

  菜丹:那好,为了整倒他,我们,干杯

  刁哥:干

  菲菲:来,“雪花啤酒,勇闯天涯”

  菜丹:哎,巡逻老师来了

  菲菲:在哪里(关掉MP9,扔了啤酒罐,四下寻望)

  刁哥:在哪里(扔了啤酒罐,四下寻望)

  菜丹:过来了,没看到

  刁哥:叼,在哪儿别怕,有什么,我扛

  菲菲:(四下寻望)

  菜丹:都过来了,还没看到

  菲菲:(望着菜丹)是你新来的,巡逻老师

  菜丹:“欢迎光临,这就给您呈菜单”,我,就是我们要对付的“陈菜丹”,以前嘛,也有人叫我“阿菜”或者“菜哥”

  刁哥:(搓搓两手)叼

  菲菲:(望着菜丹)那——你想——如何“发落”对付你的“我们”?

  菜丹:这个,我想想——昨日,我才来报到,今天,只想见见高二6班的所有学生,别的都见了,就差两位,所以到这里等一等来之前,我还看了有关两位的一些“记录”;而后,估计两位快回,便过来,刚好八分钟,就遇上了还有,感谢两位的热情“迎接”,谢谢了,就是,这“雪花”太冰了点

  菲菲:那,你又想,如何“回报”我们呢

  刁哥:是啊,爽快一点,要煎要炒要炸,说一声,叼

  菜丹:好吧暂且这样,下周,运动会,陈真雕,嫌围墙低不是,跳高、跳远,上;还爱单挑不是,100米、200米、 000米,挑赢那些小子,我就跟你挑一挑不过到时,你可得戴好眼镜,好满地找牙啊

  刁哥:好,我等你叼,我还不知道眼镜是啥样的呢

  菜丹:那好,下周一前,就先去配好两副眼镜——花菲菲,学校81大庆晚会,不夺前三,就别唱了,雪花啤酒也不许喝了

  菲菲:哎,有点志气好不好,前三啊得第二,我都不领奖

  菜丹:好两位别只说不做,做到了,我请你们喝酒——“雪花啤酒,勇闯天涯”

  共 20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个小品剧本可谓幽默诙谐、妙趣横生,“等待”这个题目也别具意味等待,看似学生刁哥和菲菲等待作弄新上任的班主任菜丹,岂不知老师菜丹是特意在此等待这两个不归的学生刁哥和菲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作弄老师的招数一一爆料,老师菜丹也将错就错提供了一些损招,顺便把二人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最后一幕师生对面,面对心中忐忑的学生,老师的惩罚措施是扬其所长,将之推到运动会和晚会表演的舞台上,让学生心服口服剧本的情节紧凑,矛盾冲突自然激烈一开篇的夜翻围墙就设置一种夜黑风高的意境,至正文人物的唇枪舌剑,人物的形象逐渐鲜明活泼,结尾一笔收束有力,起到了照应前文升华主旨的作用这是一篇关于教育问题的剧本,从剧情的设计来看,针对的是当前最惹人争议的怎么教的问题,面对着让人头疼的问题学生,从菜丹老师这个人物身上,充分体现了教育的智慧,也彰显了作者的教育理念佳作,荐阅【:素心如玉】

  1楼文友: 09:29:4 很有深意的小品,欣赏拜读了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一岁宝宝营养不良怎么办
生物谷怎么样
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