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龙魄原型体第七十四章骇然的设想

发布时间:2020-01-24 19:12:39

龙魄原型体 第七十四章 骇然的设想

(当前收藏为1032,还有248或者更多就能额外加更了~谢谢大家的点击推荐数量恢复到了上周水准,希望能进一步增加得更多~条子每写一章可都是深思熟虑过的,绝不会有任何水字数的情况出现~话说大家让条子这本书尽可能成绩更好些吧,多多安利一下~)

v家居住的房子看上去跟日本动漫里那些公寓并无二样,只不过从占地面积来看更像是一栋别墅,能够容纳十几几十人的居住需求。;.而且从外部那些电线杠子和一些小型的现代电子设备来看,这里还会有电力与络信号的供应,就如同外面世界一样。

但是这就是最大的问题――这里是幻想乡里的人间之里,一个各个方面都处于工业时代之前的地方凭空蹦出来这么一个数字时代的生活环境,其违和度不亚于在南极长城站外看见卖新疆烤羊肉串的小摊......

“电力、络,以及这些在外面世界司空见惯的家具与物品,你们是怎么弄到的?”在客厅里,冯龙德因为不太适应正坐的方式而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桌子对面正是初音未来,“歌姬同学,麻烦解释一下成不?”

“一些小件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带来的,”初音未来想了想后开始酝酿词句,“不过更多的东西是把我们接待到这里的人给安排的,就连电力与能和外界交流的络也是如此。”

“‘把我们接待到这里的人’?”冯龙德有些疑惑,“而且同时还能熟练了解现代社会里各种东西的运用的人?他是谁?”

“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初音未来回想起那两个人的身影,尽可能地想要描述详细一些,“有一个金发金瞳的高个少女,和一个应该是随从的同样金发金瞳的少女,不过前者戴着一顶洋伞拿着一副折扇,后者戴着一顶古怪的双角帽子,而且还拖着九条狐尾......都是一身中不中西不西的古怪衣服,似乎是将欧洲洋装、日式和服、道教道袍与华夏旗袍四种风格掺和到一起的产物,就是她们指引我们进入幻想乡的。”

“噗......”冯龙德刚拿起水杯喝口水,听到初音未来的描述后就喷了出来。

“冯大叔你怎么啦?”

“没事......只是呛着了,抽纸在哪里?”冯龙德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虽然看东方不多,但是这俩位冯龙德还是有印象的――万年十七岁的少女(?)八云紫和她那嗜食油炸豆腐的九尾妖狐式神八云蓝,幻想乡的创始人之一。

随后在初音未来的介绍中,冯龙德渐渐了解了她们来到幻想乡的前因后果。

当初信仰来源逐渐下降的她们,感受到了幻想乡里结界对于外面世界所有超自然生物发出的呼唤,就收拾行李踏上了旅程。在无数次地走了冤枉路和找错地方后,她们最终也来到冯龙德等人去过的地方:外面世界里同样拥有的博丽神社,只不过比幻想乡里的那个还要破烂上几百倍而已。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冯龙德等人面对空间裂缝是大大咧咧就进去了,而初音未来等人可没有那么缺心眼,在看到不对头她们就犹豫了,在抉择是进去还是离去。

在她们犹豫不决的时候,间隙妖怪和妖狐式神就从满是大眼珠子的间隙里钻出来出现在她们面前了,并成功地将其吓尿了三分之二的成员......

这种初识场面挺有某大叔骑士的风范,而且效果更显著。

解决一开头造成的无语效果后,初音未来等人就被八云紫告知了幻想乡的存在以及将会安排她们入驻到人间之里,并准备好了相应的住处――就是冯龙德现在所处的这栋小别墅,甚至都可以与外面世界进行络交流,了解到最新的世界动态。

最后v家就这么在幻想乡入住,并一直到今天,由于在村子里生活的她们在同样生活在这里的外来者中很有名,所以信仰元力就有了稳固的来源,也就不用担心耗尽信仰元力后消失于世界中。而她们在村子里也时不时在酒馆或者广场里举办一些音乐会,甚至在妖怪举办的宴会中与普莉兹姆利巴乐团的骚灵三姐妹合奏,日常生活的时候则和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看动漫看电影打游戏做视频做音乐......这听起来更像是普通御宅族的日常,而不是普通人的。

在初音未来去叫其他同伴的功夫,冯龙德开始琢磨信息里蕴含的情报了。

首先,幻想乡的结界会被动性地让所有超自然生物感到其存在,就如同卡洛琳将其误解为里世界入口一样,而自己压根没感觉的原因可能是反应迟钝;其次,某大妈时刻掌握着外面世界的资讯信息,看样子绝不是那种食古不化对于人类本身与人类科技不屑的妖怪;最后,这个间隙妖怪是很难能分析出她做任何事情的目的性――前有纳粹最后部队和其元首被间隙到了幻想乡,现在又有邀请v家举族搬迁幻想乡并准备好现代化住处,你很难能理解这位主儿是吃饱了撑的还是睡够了忒精神想要找刺激,上年纪的老人不好琢磨,上年纪的老妖怪就更别提了......

分析来琢磨去,冯龙德惊悚地发现,自己的脑洞型思维居然分析出了什么:《东方project》最开始是日本同人游戏社团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里一个叫做zun、后来被称作神主的人制作出来的一次设定游戏,但随后就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产生了大量一次与二次设定的游戏、动画、音乐歌曲、小说与漫画,这真的只是因为广大东方厨的爱所创造出来的奇迹吗?很难不敢保证,这其中是否有没有某个间隙装嫩妖怪的幕后黑影。或许.....神主zun其实只是一个幌子?一个伪装?毕竟那个万年十七岁的少女那么嗜睡明显不正常,谁知道她是真去睡大觉了,还是说......

这让冯龙德不寒而栗――想想看,在人类社会中,当所有御宅族都在津津乐道某个作者创造出了《东方project》这个伟大的作品的时候,某个超自然种族的金发少女默默隐于人群之中无声地笑看这一切。那名形单孤影的金发少女徘徊于人类历史的画卷中,以局外者的角度冷眼观看着人类的过往,并在其中自由游荡:耶路撒冷守城战中,她在十字军的城头上站立着观察过敌情;在君士坦丁堡的上空,稳坐间隙之中的她见识到了奥斯曼人大炮的轰鸣;明治维新的时候,她在战场上感受到了倒幕军森立的马克沁重机枪泼洒出致命弹幕将昔日不可一世的武士们撕裂成碎肉;在1945年的四月晚春,炮火横飞枪林弹雨的废墟城市之中,她看到了无数悍勇的日耳曼士兵与市民为了自己的领袖与家人而亡命拼杀......她的漫长旅程既没有终点也没有目标,但是她却时刻关注着这个飞速变化的世界,谁也不知道她是否对人类的变化啧啧称奇。

而她则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持续着自己嗜睡的癖好,就仿佛在永恒混沌中无限地轮回,醒来后为了幻想乡的平衡而神隐人类,或者修复结界,更多的时候则继续在外面的人类世界中继续徘徊。

对于自己这个可能性几乎是100%的推断,冯龙德唯一能感叹出来的就是一句话:

自己的脑洞太tm大了,保守估计连脑子自身都看不见了......

“冯大叔!我的同伴们来啦!”在冯龙德已经喝光了一保温瓶的凉白开后,初音未来可算是姗姗来迟了,身后跟着几个明显色调各不相同的妹子,“民那~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个拟态怪大叔!”

一听到这句话冯龙德拍着桌子就站起来了:“你说我是大叔也就忍了!我的种族身份是原型体,不是什么拟态怪!还史莱姆呢!!”

冯龙德这话直接引爆了全场的气氛,初音未来身后的几个妹子差点没笑喷了:“未来,果然你说得没错,这位很纠结自己的大叔模样呢。”

“嗤!”冯龙德鼻子哼了一声后重新坐下来,右拳捶了捶自己的左胸,发出哗啦啦的链甲碰撞声,“冯龙德,一个原型体,住在村子外北边的营地里,还有,我才十七岁,最多是青年。”

“我是镜音铃,是我弟弟的姐姐。”一个穿着黑黄色条纹的白色水手服与黑色黄边热裤的黄色短发戴着白色头饰的萝莉挥着手打着招呼,然后一把把自己身边一个差不多打扮甚至模样都相差不大的小正太拉了过来,揉着他的脑袋说道:“这位就是我的弟弟,镜音连。”

“别挠我的头!姐姐!”镜音连手忙脚乱地护着自己的脑袋,然后对着冯龙德说道:“你好,我是镜音连,请多关照。”

“我是巡音流歌,欢迎你的来访。”一个有着凛然的眼神与冷艳的雪白肌肤、一派冷酷帅气的米分红色长发御姐微微鞠躬,“作为外面世界来的‘人类’,你应该都听过我们吧?”

“听过,而且没事就听。”冯龙德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然后目光转向巡音。

巡音流歌穿的是一件分不清是长裙还是旗袍的一件衣服,其侧边的开杈非常大,并且上身的穿着还可以看到腹部,再加上一双米黄色的长筒靴,尽显成熟女性的魅力;而且不同于初音未来和镜音双子,巡音流歌只有右手才带了筒袖,袖口有同样类似键盘按键的东西。

“冯大叔,本来还有其他同伴的,但是这时候她们都在外面忙着自己的事情,所以没法见面啦。”初音未来指了指自己的小伙伴们,“就只有镜音姐弟和巡音姐姐在家,始音大哥现在卖冰棍去了,弱音估计又去酒馆里买醉去了,还有......”

冯龙德:“......没关系,反正我也是因为点小事情而过来的,并不是专程拜访。”

看来,很多关于v家的同人设定还是有其真实背景的。

五个“人”就这么围着桌子坐下,然后开始相互交流着外面世界的事情:v家虽然有现代产品和络,但是因为这里是幻想乡,双重结界的阻碍不仅会隔绝外面世界与幻想乡,而且还能对络信号造成干扰――据巡音的描述,她们上的话一天起码能掉线二十多回,每次持续十分钟至半小时不等......

魔法结界能阻碍wifi信号?这种神情况冯龙德简直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介于自己是魔法知识方面的白痴,他不便于讨论这个问题。

频繁断也导致了v家自然必须要和外人接触,刨去需要干老本行的活动之外,她们不得不找各种事情来打法时间,例如积极点的像始音那个蓝围巾大哥就去卖冰棍,消极点的就像弱音一样到酒馆里酗酒......

......冯龙德感觉这帮歌姬妹子和汉子在幻想乡生活也挺不容易的,说多了都是泪啊!

冯龙德聊了聊自己进幻想乡前外面世界发生的一些时事,并和初音未来等人交流了一下她们演唱的歌曲――至少是以她们声源创作出来的歌曲,发现除了近几年一些受众较少的歌曲之外,不少风靡一时的v家金曲都是普通软件用户创作的,甚至有些金曲对当事人简直尴尬:《mag》的流行使得初音与巡音的处境很是尴尬,而镜音连表示要干掉作者......

总之而言,很多cp向的v家金曲一经发布就会使得v家内部各种混乱,尤其还有些bl向的歌曲一出现就导致了始音大哥与镜音连的暴走,还有一些略羞耻向的歌曲让众妹子简直羞愧难当。但是这也没办法,正是她们声源的自由使用得以不少优秀的歌曲被创作出来,也造就出了她们的存在,所以也只能任其随波逐流了。

最后聊了很久后宾客尽欢,冯龙德告别了热情的v家一行歌姬们准备返回营地,并在临行前约定好等营地彻底转型出总部堡后再邀请她们来自己家来做客。不过看她们这逮住一个外界人就聊得没完的架势,冯龙德敢肯定,以后没准营地里的常见非己方人员里会有她们的身影。

和v家家族成员聊天还是很愉快的,她们除了自己出众的身份之外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甚至其中一些人的兴趣癖好还和冯龙德暗合――镜音铃本人是个腹黑萝莉,而且她比较喜欢看“元首的愤怒”视频,每次在街上遇见希特勒同志都很意味深长地笑,搞得后者摸不着头脑......

就这么样,时间在营地的劳作声与酒馆的喧闹声中流逝着,距离卡洛琳返回营地的时间越来越近。

...

西安北环医院怎么样
中原油田妇幼保健院
福建有男科医院吗
镇江有癫痫病医院吗
新疆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