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校草制霸录 五十二、规劝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6:41

校草制霸录 五十二、规劝

见江水源油盐不进,张迁乔虽然贵为学校副校长,也拿他没辙。∮,总不能强行按他手签“同意”吧?费了半天口舌,临到末了只能説句场面话:“反正文理分班好在,下学期开学时更改也还来得及。江同学回去之后不妨好好考虑考虑,仔细权衡一下其中的利弊,再做决定不迟!”

“是,回去之后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江水源很恭敬地回答道。

刚出门,朱清嘉就一把拉住江水源:“你千万别听他们忽悠!他们劝你学文科想培养一个全省文科状元,为自己捞足政绩,以便将来升迁,可不是真因为文科将要大行其道。你学文科能考到全省状元,他们固然可以加官进爵,名利双收;即便你考不到,他们也没多大损失,照样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而对你呢?学文学理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江水源能大致猜到朱清嘉的心思:一方面他确实是为自己考虑。这年头归根到底还是理工科吃香,文科只能跟在后面吃灰。张迁乔、李菊画的大饼不可谓不好,只可惜江水源未必能活到那一天,尤其是戴上水北娘娘赐予的手镯之后。另一方面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学年他还会担任二班的班主任,班上有个年级第一和没有的感觉能一样吗?虽然两者差距不至于天上地下,但绝对能让二班的总体实力跌出年级前三!

江水源笑着答道:“有了您的提醒,我自然不会被他们的**汤给灌晕。”

“那就好、那就好!”朱清嘉顿时如释重负,“你也不要多想,赶紧回去把这几天落下的课程补上,再好好复习一下这学期学的知识,这才是最重要的。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争取再考个年级第一,为我们二班再争口气!至于学生会副会长选举的事儿,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不过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能当选最好,不当选也无所谓,毕竟高考还是要靠成绩来説话的。何况凭借你的成绩考上经世大学易如反掌。还需要通过学生会会长这条捷径来保送么?”

江水源也觉得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考上经世大学问题不大,可谁会拒绝脚下多一条路、多一个选择呢?当然,这种话江水源是不会对朱清嘉説的。

回到教室,大家正在早读,看见江水源进来都行注目礼。吴梓臣这个八卦之王却按捺不住,分分钟凑上来问道:“老大,老班把你叫过去説什么小话?是询问您的参赛过程,还是和您探讨沪上的风土人情?该不会只是想和你合个影,放在办公桌上作为炫耀的本钱吧?”

“都不是!他只是告诉我最近班上有些人比较闹腾。让我注意重diǎn关照一下,该骂骂,该打打,不要徇私枉法,不要手下留情。”江水源刚走近自己的座位便闻到淡雅悠远的香味,然后笑着问蔡小佳道:“小菜一碟,我走的这几天,有没有人趁机捣乱兴风作浪啊?”

两人是同桌。落座之后江水源可以名正言顺地近距离观察蔡小佳。吴梓臣説得没错,蔡小佳确实被专业化妆师精心打理过。虽然只是很细微的修饰,但这瞒不过江水源的慧眼,比如原本直而稍粗的眉毛被修得细而略带弧度

校草制霸录  五十二、规劝

,在微笑或扬眉时颇有妩媚之意;面颊、额头上原本淡淡的绒毛也被绞去,脸部皮肤变得光滑亮泽。再比如她用的香水,即便江水源坐在她身侧。香味依然清新淡雅,丝毫没有呛人的冲劲儿,价格应该不菲,至少绝不是那种烂大街的劣质香水。

似乎感受到了江水源灼灼的目光,蔡小佳有些慌乱。像往常一样满脸通红钻到桌底。不过马上又一反常态坐直身子,挺起腰板,脸色愈发红艳,小眼神来回左右地瞟,嘴里还轻轻嘟囔着:“看、看什么看,我、我脸上又没长花……”

吴梓臣没注意到蔡小佳的异常,心虚地看了江水源一眼:“老大,你别听老班胡説。他这是无中生有、造谣生事,无非是想在班里造成相互猜疑、人人自危的局面,继而推行白色恐怖,实现他毒裁统治的目的!老大您聪明一世,可不能当他的帮凶,站在广大人民的对立面!”

“听你的话,怎么感觉有diǎn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江水源似笑非笑地看着吴梓臣。

吴梓臣慌了手脚,连忙拉过魏处默作证道:“老大,您可要明辨是非!在你走的这几天,我是专心听讲、认真学习、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遵纪守法、团结同学,变现良好得简直可以拿全国优秀青年奖章。不信你问魏胖子!”

“吴梓臣这几天上课时确实没怎么闹腾,”魏处默diǎndiǎn头,没得吴梓臣嘚瑟,他的话锋随即一转,“dǐng多就是隔三差五迟个到、旷个课、早个退而已。”

吴梓臣跳脚大怒,指着魏处默骂道:“魏胖子,我要和你割袍断义、割席绝交!”

魏处默一窝脖子:“説得好像我们很熟一样,我认识你吗?”

吴梓臣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恐吓道:“魏胖子,你赶紧给我洗刷罪名、恢复名誉!你要是不给我説清楚,信不信我偷偷往你痤疮膏里加辣椒面,让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江水源猛一拍桌子:“吵什么吵?没看见正上早读课呢嘛?要吵去班主任办公室慢慢吵去!要不要我送你们一程?”

魏处默撇撇嘴转过身开始念念有词,也不知是在背书,还是在画圈圈扎小人在诅咒某人。吴梓臣则可怜巴巴地望着江水源,低声分辩道:“老大,我真的是冤枉的!老班严厉如斯,我哪敢随便翘课?即便翘课,也都是请了假、备了案的,可不算迟到早退。老大您明监秋毫,可一定要给小的做主啊!”

“少废话!从今天起给我老老实实上课,不准随便请假,否则我打断你的孤拐!”江水源也知道前些日子吴梓臣之所以经常翘课,多半是为了自己竞选学生会副会长的事情东奔西跑,自己总不能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吧?以后谁还愿意帮自己做事?故而棒子只能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背书!”

收拾完吴梓臣,江水源才侧过头轻声和蔡小佳説道:“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几天不见,小菜一碟又变漂亮许多!”

“哪、哪有!”蔡小佳脸颊的红色刚刚才褪去,此时马上又卷土重来,而且她的辩解明显有diǎn底气不足。

江水源很诚实地回答道:“哪儿都有,比如脸、眉毛。话説小菜一碟你是在哪家店里弄的?能不能介绍一下?我也想好好臭美臭美,人不潇洒枉少年嘛!”

“我、我就在路边小店随便弄的,有、有什么好介绍的?”蔡小佳愈发慌乱,“而且班长那么帅、那么有型,随便撩撩头发都能迷倒一大片小女生,难道还嫌自己不够潇洒?莫非你想帅到一出门,全世界所有男生全部失恋的那种程度?”

“如果真有那种程度,我想试试!”江水源笑道,“可小菜一碟你本已经是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又为什么还要如此精益求精呢?”

“难道只许你帅,别人就不准漂亮diǎn?”

江水源微微叹息一声,然后正色劝道:“很早很早以前,那时候我还长得很不起眼,甚至可以説是丑陋,看到周围有帅哥、美女出没,心里就觉得很不平衡,就想着自己如果能变帅一diǎn该多好啊!后来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神仙跟我説:我能把你变成帅哥,可你知道帅哥美女们的烦恼么?我很好奇,帅哥美女还能有什么烦恼?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的九十分全都看颜值,他们还会有烦恼?有烦恼也是幸福甜蜜的忧愁。

“神仙又跟我説:其实美丽和英俊是消耗生命的,正常人活一百岁,颜值爆表的帅哥美女可能只能活五十岁,甚至不到。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説的就是这个道理。我心想:宁可像卫玠那样活三十岁,也不愿像卡西莫多那样长命百岁。神仙见我意志坚决便説道:既然这样,那就让你变成帅哥吧!希望你将来别后悔!等我醒来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蔡小佳瞪圆眼睛:“你现在后悔了?”

“也不能説后悔吧?只是神仙如果现在问我同样的问题,至少态度不会像以前那样坚决了。”江水源如实答道,“我説这个故事的意思是,变帅、变漂亮不一定都是好事,尤其对于普通人家出来、自保能力有限的女孩子来説,长着祸国殃民的容颜,不亚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儿童拿着金条,夜里独自走在治安混乱的城乡结合部,很有可能为自己招来不测之祸。小菜一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蔡小佳黯然地笑了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无论是谁,夜里独自走在治安混乱的城乡结合部,都舍不得丢下手里的金条,对不对?毕竟财帛动人心。更何况容貌还是不能自我选择的呢?总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金条已经落在自己手里,总要试试看自己能不能享受这个福分,你説对吧,班长大人?”未完待续。。

晋中治疗睾丸炎费用
晋中治疗睾丸炎医院
晋中治疗龟头炎方法
晋中治疗龟头炎费用
晋中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