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原始部落大冒险第一百九十六章蝎子喷泉

发布时间:2019-11-19 06:20:10

原始部落大冒险 第一百九十六章 蝎子喷泉

风云看到的是箭袋。

不久之前,他为了引诱敌人上钩,将弓故意拉折了,但是挂在腰间的箭袋却没有扔掉。

其实真正让风云眼睛发亮的也不是箭袋本身,而是装在里面的箭矢。

箭袋中箭矢的数量并不多,一共只有四支,不过这对风云而言已经足够了。

快速查看了一下追兵的位置,风云将手伸向了箭袋,以极快的速度抽出了一支箭,紧接着猛地一甩,掷了出去。

嘶!

箭矢飞行的速度太快,发出了撕裂空气的声音。

为了成功,这一次投掷箭矢,风云展现出了真正的实力,速度竟然比用弓弹射还要快上不少。

敌人显然没有想到他会以投掷箭矢的方式发动攻击,不要说被攻击者,其他人,包括鸦摩在内都没有准备。

被攻击者位于风云的前侧方,想要配合在风云身后追赶的同伴,对他和木兰芝进行合围。

他和风云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太远,只有不到五十丈的样子。

加之箭矢的速度太快,从风云手中脱离后,就像直接穿越后空间一般,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更不要说是闪避了,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箭矢向自己射过来。

一股凉意从被攻击者的颈侧一掠而过,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幸好准头差了一点,要是再正一点,岂不是要被射穿了脖子?”

他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好。

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

他发现他的同伴看向他的表情都浮现出了痛苦和愤怒,仿佛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让他们不好接受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心中刚刚冒出了这个疑问,他自己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觉察到有什么东西正从脖子的一侧向外喷/射,而随着这种喷/射,他感到头晕眼花,身体乏力……

他下意识地将手探向了颈侧,一股热乎乎的液体立刻喷在了他的手上。

刹那间,一股强烈的恐惧袭上了他的心头。

他的手开始情不自禁地颤动,不过他还是将它移到眼前。

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出现了。

他的整个手掌都已经被染红了,而染红他手掌的东西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在过去,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他用过同样的东西将自己的手染红了,不过这一次的区别是,之前用的是别人的,现在却是他自己的。

“血,我的血,我……”

血液流失过多,加上心理被极度的恐惧击垮了,他眼睛一黑,翻身栽倒在地,鲜血将一大片的地面染成了红色。

“这一次总应该行了吧。”

看见敌人的血液在心脏的强劲挤压下,从他的脖子中飞射出去老远,染红了一大片的地面,风云忍不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陷阱还不能够被触发,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将剩下的三支箭也全部投掷了出去。

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风云还将剩下的三支箭投掷向其他三个不同的位置。

尽管由于敌人有了防备,没有取得攻击目标都被箭刃切开颈动脉的理想效果。

只要一个人被切开了颈动脉,剩下的两个,一个被箭矢射穿了咽喉,一个被射穿了手臂。

最后一个人,他似乎意识到他无法避开风云的攻击,根本就没有闪避,而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将手臂横在了脖子前。

手臂被射穿了,甚至因为箭矢蕴含的力量过大,将他的臂骨都震碎了,一条胳膊算是废了,但是总算保住了性命。

风云投掷出了仅剩的四支箭后,双脚在地上猛地一踏。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担心被敌人发现他的脚伤是伪装出来的了。

鲜血从敌人的脖子中喷射出来的时候,风云就感到脚下有一股力量在涌动,并且越来越躁动,就像苏醒了的火山,马上就要喷发了。

这股涌动的力量让风云全身发紧,脊背发凉,头皮发麻……那是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为了不让这股即将蓬勃而出的恐怖力量波及到他,他使出了真正的实力。

一跃数十丈,而等到他落地的时候,他已经距离原地超过了一百多丈,不仅成功地跳出了鸦摩和他手下的包围圈,还距离他们相当远了。

落地后,风云并没有停下来。

双脚触及到地面的下一瞬间,他再一次弹跳而起,等到他的双脚落地时,又狂飙出去接近两百丈。

此时,他距离鸦摩和他的手下已经比较远了,但是他依旧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虽然为了应付触发陷阱后出现的危险,准备竹竿,但是从心里讲,他是不愿意和陷阱被触发的危险有任何交集的。

所以,他要是能够在陷阱中的危险真正爆发之前脱落,他可是求之不得的。

利用竹竿规避陷阱触发之后的危险

,虽然是经过他反复推演后的选择,但是他也不能够保证百分之百安全。

能够置身事外,远离危险,如果还会危及性命,相信没有人会愿意留在其中。

风云也不例外。

他选择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脱离陷阱。

至于他会不会被敌人发现他的真正实力,他顾不上,也不在乎了。

他有十足的信心,被触发的陷阱会将鸦摩和他的手下彻底消灭掉。

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

至于木兰芝,他并不担心。

不论是以百草部落和炎蛇部落的关系,还是以他们私人之间的交情,他相信她都不会将他的真正实力泄露出来。

其实就算他现在隐瞒住了她,以百草部落和炎蛇部落之间的亲密关系,注定两个部落的人的交往一定会很频繁,他就是想要隐藏真正实力也是非常困难的。

“你……你……”

看着风云以恐怖的速度远去的背影,鸦摩不禁瞠目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紧接着,他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羞辱感。

风云拥有这么可怕的速度,却一直装作一副被他和他的手下撵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显然是在耍他们。

平日里,只有他戏耍别人,哪里被别人戏耍过,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洗刷不掉的污点。

不过在羞恼的同时,他心中也泛起了一股不安。

风云明显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他为什么还要进行伪装,还有他为什么要一直扛着一捆竹子……

风云一系列不合理的举动一股脑地涌上了他的心头,也让他心中的不安就像涨潮的潮水,越升越高。

当风云再一次弹射而起的身影闯入鸦摩的眼帘后,他突然低头看向了脚下的地面。

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闯入了他的脑海:“敌人所做一切的最终目的该不会是要将他和他的手下引入这片诡异的白色乱石之地吧?”

“快,快,快离开这里。”

鸦摩也顾不得求证他的猜想是不是正确了,立刻大声向他的手下发出警报。

话音未落,他就率先向风云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这一次他并不是因为心中不忿,要追上风云,找他算账,只是下意识地认为只有沿着风云离开的路径走,才是最安全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风云精心谋划的,那么他必然会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而他现在逃跑的路径一定是他留下的那条后路,也是最安全的逃生通路。

鸦摩发出快点跑路的警告后,他的手下立刻执行了。

他们不是傻子,都从风云的举动中意识到了不对劲。

现在又有主子主动发出跑路的命令,他们自然乐意执行,反正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用他们去负。

风云在高速脱离陷阱的过程中,也没有放弃对鸦摩和他的手下的关注。

看清楚了他们的举动后,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算得上是一支精兵。

他们的反应速度甚至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一点。

不过他对陷阱能够将他们全部消灭的信心却一点也不没有动摇。

他曾经见识过陷阱被触发后的情形,极为可怕。

更何况,他隐隐有了一个感觉,陷阱这一次被触发后,一定比上一次要更加的可怕。

这也是他不惜暴露真正实力,也要以最快的速度脱离陷阱的最重要的原因。

他有一个预感,如果陷阱触发后,他还留在其中,就算他准备了关键道具——竹竿,也是无法确保他自身安全的。

就更不要说去兑现向木兰芝许下的承诺,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了。

事实也证明风云的信心是正确的。

鸦摩和他手下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依旧晚了。

反应最快的鸦摩也只不过跑出去不到二十丈远,他身后的地面就砰地一声炸开了。

就像岩浆冲破了地面,一股赤红色的喷泉从地面上喷薄而出,足足飞起了有两三丈高。

喷泉落地之后,就以极快的速度流淌了开来,不过它们似乎受到了牵引一般,只向鸦摩和他的手下所在的位置冲过去。

“蝎……蝎……蝎子!”

看见清楚了赤红色水流的真面目后,鸦摩和他的手下脸都绿了,玩命地逃,暗恨爹娘没有能够帮他们多生出两条腿来。

一直关注身后情况的风云也第一时间看见了从地下喷出的蝎子喷泉,不过当他看清楚了它们喷涌出来的地方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未完待续。)

赤峰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阜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青岛治疗阴道炎方法
郑州痛风风湿专科医院章晓辉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