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口述我和我曾经破碎的家海口商家

发布时间:2020-02-14 19:58:24

口述:我和我曾经破碎的家

出院后,我决定回家。关于故乡,改变的是曾的苦难,不变的是母亲守候儿子归来的眼神。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所谓流浪,不过是在亲人的眼光和自己的困惑里迂回。而爸爸,也再一次失踪。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

许多年以后,当别人间及我的家乡时,我会悄悄地背过脸去,让回想在每一条皱纹里舒展,然后平静地说,就是那个叫做淮南的旮旯,有丰富的煤矿和芳香的乡土,空气里弥漫的灰尘常常把人呛得热泪盈眶。淮河波澜不惊地从那里流淌过去,给萧条而贫瘠的土地带来些许鱼米。

那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了,还不到六岁。每天傍晚,爸妈总会带我和长我三岁的姐姐沿着淮河散步,目击水与天相接的壮观,昼与夜交替的辛苦。太阳也快回家了,兴奋得满脸通红,绝不吝啬地把余晖一泻千里,粼粼的河水波光浮动,残暴如一场华丽的梦境。望着向东去再向东去的河水,我的心便不由自主地,也要跟着流淌而去。

而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看到那被深度污染的河水时,才知道脚下的这片土地,永远是游子漂泊的下一个驿站。

姐姐是个外表柔弱娇美、性情却比男孩子还要粗野的女孩,不论走到那里,都能让别人感受到她盛夏般的热忱与躁动。然而姐姐的装束一直都很淑女。她爱穿时下流行的纱裙素雅的淡粉,透亮的水蓝,柔美的嫩绿,飘然若仙。姐姐特别喜欢蝴蝶,在我们那儿几乎众所周知,可爱的胡蝶发卡、马尾上的蝴蝶结都让平凡的我羡慕与瞻仰。在那些淮河尚未被污染的时光里,河边有白净的细沙和油油的水草,晶莹剔透的小虾不时穿梭其间,每次看见,姐姐都会异常兴奋,蹦啊跳啊,粗麻花辫子在脑后荡悠得十分招摇。而身为男孩的我却只是平静地看着,不动任何声色,显得格外的淡然。

姐姐喜欢蝴蝶也是受了家庭的熏陶。妈妈特别爱蝴蝶,爸爸当年写情书署名一律是你的梁山伯。结婚后,他们买了一整套瓷器,温馨的奶黄色衬底,各种姿态的胡蝶飞翔其间,逼真得恍如手指一碰就会展翅惊飞。他们当时的说法是:让胡蝶来见证我们的爱情。可以想象,当年爸妈对坐在餐桌前深情凝望的情形是多么的幸福。

希爱力治疗术后阳痿效果
老是经间期出血怎么办
伟哥吃一粒能保持多久
口腔溃疡病因有哪些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