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风鬼传说 第197章 偷袭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0:59

风鬼传说 第197章 偷袭

上官秀好奇地问道:“你说的斩龙队有多少人?”

魏天摇头说道:“具体的人数我并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斩龙队里聚集了一大批的灵武高手。”

上官秀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幽幽说道:“看起来,我们和宁南军之间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结果还真被他一语成谶。

当晚,深夜丑时,上官秀业已睡下。突然之间,就听外面传来阵阵的喊叫之声,透过窗纸,隐约能看到外面的红光。

上官秀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立刻翻身下床,快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向外观望,只见东南方火光冲天,熊熊的烈焰都窜起多高。

看清楚外面的情况,上官秀暗叫一声糟糕,火光的方向正是来自粮仓那边。他急忙穿上鞋子,披起一件外套,箭步冲出房间。

刚到外面,就见肖绝和吴雨霏分从两间木屋里冲出来。

他二人来到上官秀近前,惊声说道:“秀哥,好像出事了……”

话音还未落,一名军兵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这名军兵的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身上的皮甲也有多处被熏黑。

他来到上官秀近前,颤声说道:“大人,不好了,粮仓遭受敌人袭击,现已起火!”

果然是粮仓起火!上官秀、肖绝、吴雨霏三人脸色同是一变,粮食至关重要,关系到全军将士的生死存亡,粮仓一旦被烧毁,接下来的仗也没法打了。

上官秀二话没说,推开那名军兵,向院外跑去。

也就在他路过那名军兵的一瞬间,军兵的右臂突然一晃,从他的袖口中掉出来一把蓝汪汪的匕首,他握住匕首的刀把,默不作声地向上官秀肋下急刺了过去。

他这一刀来得太突然,突然到上官秀、肖绝、吴雨霏三人一丁点的防范都没有。

耳轮中就听哆的一声,匕首的锋芒正刺在上官秀的肋下。要知道现在上官秀并没有灵铠护体,利刃近身,血肉之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匕首的锋芒。

匕首的刀尖刺穿了他的衣服,只是再继续往里面刺的时候,竟然碰到了坚韧之物,无论那名军兵怎么用力,就是刺不进去。

此情此景,上官秀愣住,肖绝和吴雨霏二人也惊呆了。

时间如同定格了似的,过了那么一两秒钟,肖绝脸色大变,惊叫道:“是奸细!”

那名军兵手持着匕首又用力向前捅了捅,还是未能把匕首刺入上官秀的体内,他知道他身上必然穿了软甲之类的东西护体。

他手腕一翻,改成倒握匕首,向上官秀的脖子快速地划了过去。

上官秀眯了眯眼睛,抬起手来,一把把那把蓝汪汪的匕首抓住,仔细他的手掌上,包裹着银亮的金属外皮。他跨前一步,贴近那名军兵,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何人?”

他身上的软甲正是由无形化成。在这段时间了,他已经习惯了把无形化为软甲护身,也恰恰是因为这个好习惯让他这次成功逃过了一劫。

那名军兵脸色顿变,卯足力气向外抽了抽匕首,感觉上官秀的手如同铁钳一般,如何自己如何用力,就是抽不出来匕首。

他倒也干脆,立刻放开刀把,纵身一脚,踹向上官秀的面门。

后者冷哼一声,抬起另只手,挡在自己的面门前。

啪!军兵的一脚踹在上官秀的掌心处,受其反弹之力,他向后倒飞出两米多远。不用上官秀去追,一旁的肖绝和吴雨霏双双断喝一声,身形仿佛离弦之箭般冲了过去。

上官秀喝道:“留他活口!”

在这人身上,他没有感觉到灵压的存在,说明对方不是修灵者。

看到肖绝和吴雨霏双双奔自己冲来,那名军兵哈哈大笑两声,大声说道:“上官秀,你的人头就暂存在你那两天,等我昊天大军到时,你等风贼,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在他狂笑声中,猛然的用力一咬后槽牙,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紧接着黑色的血水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出来,他站在地上的身子摇晃了两下,而后直挺挺地仰面而倒。

等肖绝和吴雨霏来到他近前,低头再看,军兵的脸色已然变得乌青,那正是身中剧毒的征兆。肖绝急忙蹲下身形,探了探军兵的鼻息,哪里还有气息?!

过了片刻,他转头看向上官秀,无奈地摇了摇头。

上官秀脸色阴沉,周身上下散发出灵雾,罩起灵铠。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匕首,上面蓝汪汪的,显然是淬过剧毒,他狠狠将匕首丢向一旁,大步流星地冲出院子。

肖绝和吴雨霏不敢耽搁,跟着他冲了出来

,同时也双双罩起了灵铠。

他们来到粮仓时,这里的火势已完全烧了起来,熊熊的烈焰窜到半空中,无数的风军正手提着木桶,向粮仓浇水灭火,只是效果甚微,与熊熊的火势相比,一桶水浇下去简直如杯水车薪。

在粮仓的不远处,还正在发生着激战,一方是以魏天为首的通天门众人,另一方则是十数名修灵者,双方已然打成了一团,难解难分。

上官秀看罢,眼中射出骇人的精光,他抽出肋下的佩刀,甩手将其灵化,直奔魏天那边走去。

当他距离魏天不足十米远的时候,单脚猛然一踏地面,施展出风影决,身形化成一道电光,直奔正与魏天交战的那名修灵者而去。

当啷!随着一声脆响,上官秀以风影决斩出的一刀被那名修灵者以灵剑格挡住。

虽说他是挡下了上官秀的快刀,但受其冲击力,他人也被横着震出去四、五步。

稳住身形后,他持剑的手臂垂了下去,细看他的右手掌,正微微地颤抖着。他转头向上官秀看过去,眼中透出惊讶之色。

能挡住自己的风影决,对方不是等闲之辈!上官秀提着灵刀,一步步地向那人走过去,同时头也不转地对魏天说道:“魏兄去助其他的兄弟,此人交给我了。”

魏天也不多啰嗦,提刀向其他的偷袭者冲了过去。那名修灵者凝视着上官秀,看到他胸前的两缕银发时,他眼中的惊色更重,说道:“你是上官秀?”

“有假包换!”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以前他有听说过上官秀的灵武不错,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厉害。而且他能来到这里,说明同伴的刺杀行动已然失败,而行动失败也就意味者同伴现已凶多吉少。

他眼中闪过一抹锐光,腰身微微向前弯曲,蓄足力气,双脚一蹬地面,整个人向上官秀射了过去,人未到,灵武技能先至,冰雹落挂着刺耳的呼啸声击向上官秀。后者将手中刀向外一扬,灵乱风施放出去,将对方的冰雹落抵挡住。

风刃与冰雹在空中撞击,发出啪啪的脆响声,那名修灵者身上罩起水晶幻甲,硬是从密集的风刃中冲了出来,到了上官秀近前,手中的灵剑由下而上的挑出。

暗叫一声来得好!上官秀把灵刀下挥,硬接对方的重剑。

当啷!随着一声刺耳的金鸣声,上官秀的身子离地而起,弹飞到半空中,那人紧随其后,也跟着窜起,手中剑直直刺向上官秀的小腹。后者再一次抡刀下挥,将对方的一剑挡开,他的身形在空中又斜飞了出去。

他快,但那名修灵者的速度也不慢,只见后者将灵剑一甩,剑身上立刻罩起一层寒冰,而且顺着剑尖和剑柄向外延伸出去,原本的三尺灵剑化成了一杆六尺开外的冰枪,修灵者单手持枪,在空中向上官秀刺出一枪,直取他的胸口。

上官秀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厉害的水系修灵者,对方的修为并不在自己之下,起码也已达到了灵神境。

他紧咬牙关,将手中的灵刀向外一挥,想把刺过来的冰枪挡开。哪知对方用的是虚招,当他挥出灵刀时,对方立刻变刺为砸,冰枪在空中刮出一道呼啸的劲风,直向上官秀的脑袋砸落下来。

好快!上官秀没有时间细想,他顺势横起手中的灵刀,挡在自己的头上。

咔!

冰枪结结实实地砸在灵刀上,上官秀在空中的身子如同使了千斤坠似的,急速地向下坠落。轰隆!随着一声闷响,他的身子重重砸落在地,向地面上的青石都被砸开数条裂纹。

他还没来得急站起身,那名修灵者也从空中坠落下来,人在后,冰枪在前,借着下坠的惯性,冰枪的锋芒直刺上官秀的胸口。说时迟那时快,冰枪转瞬既至。上官秀深吸口气,就在冰枪的锋芒马上要刺到自己身上时,他向旁稍微翻滚一下,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冰枪的枪尖刺在他身下的青石上,其力道之大,整段枪尖都没入进青石内。

不给对方拔枪的机会,上官秀躺在地上的身形突然向上窜起,他的双脚正踢在对方的下巴。啪!那名修灵者被蹬得向上窜起多高,他人还在空中,上官秀已然追了过去,单拳击出,正轰在对方的胸口上。

啪!又是一声脆响,灵铠与灵铠碰撞出一大团的火星子。那名修灵者原本斜向上飞的身体又立刻横飞出去,上官秀踏出瞬步风,不等对方落地,再次追到他近前,灵刀横扫而出,斩向对方的腰身。

宝宝健脾的食疗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办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泛酸水
小孩半夜咳嗽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